資訊中心/Information
行業資訊

當前位置:首頁 > 資訊中心 > 行業資訊

經濟數據穩中有進、“豬周期”提前 貨幣政策存邊際收緊可能

發表日期:2019.04.24

    4月22日,中央財經委員會第四次會議指出,要強化宏觀政策逆周期調節,財政政策要加力提效,減稅降費要盡快落實到位,貨幣政策要鬆緊適度,根據經濟增長和價格形勢變化及時預調微調,加大對實體經濟的金融支持。
    關於“鬆緊適度的貨幣政策”的表述,央行貨幣政策委員會一季度例會以及今年的政府報告中都有所提及。與央行貨幣政策委員會2018年第四季度例會相比,2019年一季度例會重提“總閘門”,而“加大逆周期調節力度”調整為“保持戰略定力,堅持逆周期調節”。
    結合2019年第一季度經濟數據和金融數據來看,貨幣政策是否發生了變化?未來降準的概率如何?
   降準降息還需要進一步觀察
    國家統計局公布的一季度經濟數據顯示,一季度國內生產總值213433億元,按可比價格計算,同比增長6.4%,與上年四季度相比持平,比上年同期和全年分別回落0.4和0.2個百分點。分產業看,第一產業增加值8769億元,同比增長2.7%;第二產業增加值82346億元,增長6.1%;第三產業增加值122317億元,增長7.0%。國家統計局表示,“總的來看,一季度國民經濟繼續運行在合理區間,延續了總體平穩、穩中有進的發展態勢,積極因素逐漸增多,為全年經濟穩定健康發展打下良好基礎。”
    值得一提的是,央行發布的數據顯示,3月末,廣義貨幣(M2)同比增長8.6%,狹義貨幣(M1)同比增長4.6%;社會融資規模存量為208.41萬億元,同比增長10.7%。一季度,人民幣貸款增加5.81萬億元,同比多增9526億元;外幣貸款增加461億美元,同比多增137億美元;社會融資規模增量累計為8.18萬億元,比上年同期多2.34萬億元。
    民生銀行首席經濟學家溫彬向《每日經濟新聞》記者表示,“從短期來看,降準降息的概率是有所下降的,主要是因為一季度經濟運行的情況比較良好。現在的問題是怎麽能夠在政策穩定下,使第二季度繼續延續一季度的良好態勢,經濟繼續保持平穩健康運行。降準降息可能還需要進一步觀察,但是,央行仍然會加大公開市場操作,來保持流動性的穩定和市場利率的平穩。”
    中國銀行國際金融研究所研究員範若瀅分析,未來降準仍有空間。一方麵,中國經濟真正企穩尚需時日,民營、小微企業融資難融資貴問題還是較為突出,需要貨幣政策進一步發揮逆周期調節作用,幫助企業渡過難關。
    她認為,今年降息的可能性較小,主要考慮到降息是影響範圍大、作用力強的貨幣政策工具,通過降息進一步釋放流動性很難控製資金的具體流向,而通脹壓力上行、對資金再度流入樓市的擔憂等因素均決定了貨幣政策不能“大水漫灌”。當前更需要的是結構性貨幣政策的支持,具體而言,定向降準或結構性降準將是更適宜的選項,更能發揮緩解民營、小微企業融資難融資貴問題的效果。
   貨幣政策有邊際收緊可能
    值得一提的是,中共中央政治局在4月19日的會議指出,“繼續實施積極的財政政策和穩健的貨幣政策,適時適度實施宏觀政策逆周期調節”“宏觀政策要立足於推動高質量發展,更加注重質的提升,更加注重激發市場活力,積極的財政政策要加力提效,穩健的貨幣政策要鬆緊適度。”
    何為鬆緊適度?中國央行行長易綱在今年“兩會”上表示:“今年的鬆緊適度,就是要把廣義貨幣(M2)和社會融資規模的增速大體上和名義GDP的增速保持一致,這就是個鬆緊適度的概念。”京東數字科技首席經濟學家沈建光表示,此次政治局會議強調貨幣政策鬆緊適度,在3月金融與經濟數據超出預期、債務擔憂加大的背景下,更加意味著貨幣政策不會放鬆,甚至從防風險的角度來看,有邊際收緊的可能。
    事實上,近期關於“穩健的貨幣政策”這一說法被多次提及。今年的政府報告中提到,“穩健的貨幣政策要鬆緊適度。廣義貨幣M2和社會融資規模增速要與國內生產總值名義增速相匹配,以更好滿足經濟運行保持在合理區間的需要。”
    而2019年央行貨幣政策委員會第一季度例會重提“總閘門”,從2018年四季度例會的“加大逆周期調節力度”調整為“保持戰略定力,堅持逆周期調節”;今年政府工作報告中,由2018年的“保持廣義貨幣M2、信貸和社會融資規模合理增長”改為了“廣義貨幣M2和社會融資規模增速要與國內生產總值名義增速相匹配”。
    溫彬認為,一季度的宏觀數據和金融數據都超出了市場預期,這反映出在之前不斷地加強和改善宏觀調控之後,AG亚游集团的穩增長政策效應開始顯現。但是,目前從外部環境看還是存在不確定。所以,應該繼續進一步深化供給側結構性改革,保持宏觀調控政策穩定。
    新時代證券認為,盡管出現微調,但貨幣政策應尚未轉向。政治局會議沒有再提“六穩”(穩就業、穩金融、穩外貿、穩外資、穩投資、穩預期)目標,但新增了“保穩定”,受結構性因素影響,以及企業自動資本支出意願尚未形成,我國經濟長期下行壓力仍存,目前這種基本麵改善與逆周期政策密不可分,其根基可能不夠牢固。此外,政治局會議提到“穩健的貨幣政策要鬆緊適度”,和政府工作報告提法一致,因此貨幣政策的基調沒有變化。
    範若瀅告訴《每日經濟新聞》記者,今年貨幣政策可能並不會如年初市場預期的那樣寬鬆,將會比前期有所收緊,但總體保持穩健基調不變。主要考慮到:一是今年一季度經濟表現明顯好於市場預期,加上中美經貿磋商進展順利,市場對未來經濟走勢較為樂觀。二是受非洲豬瘟帶來“豬周期”提前等因素影響,通脹存在一定的上行壓力,製約貨幣政策進一步放鬆的空間;三是市場流動性整體處於合理水平,央行通過公開市場操作的實施保持流動性合理充裕的效果較好。
來源: 每日經濟新聞